为办理过户替卖方缴税约8万

记者查询李先生此前参加拍卖的页面发现,法院在《拍卖公告》第8条写道,标的物过户登记手续由买受人自行办理,所涉及的一切税、费及其可能存在的物业费、水、电等欠费均由买受人承担。

当债务人不能清偿债务时,法院拍卖其房产,为了让拍卖更顺利进行,法院以债务人的名义把理应由债务人承担的税转嫁给买受人,这是税负转嫁行为,应当遵从意思自治原则,这不违反税法。当拍卖公告明确了买卖双方的一切税费都由买受人承担时,那买受人便要遵守这个约定。这种方式并没有改变纳税义务人的身份,改变的只是税费的实际承担者。在市场上的二手房交易合同中,也常有此约定,买方同意替卖方实际承担税费,卖方则同意降低一部分房价,双方由此达成合意。因此,在司法拍卖中,拍卖价格通常不含税费,可以认为让买受人承担的全部税费其实也为房价的一部分。换句话说,如果不让买受人承担全部税费,那房价可能就会在原有基础上有所提高。

让买受人实际承担一切税费系税负转嫁行为遵从意思自治原则

“法院这样‘一刀切’明显不合理,有些税得卖方来缴,为什么让我花冤枉钱,替卖方出钱呢?而且法院这个公告并没有说清楚是否包含卖方的一切税、费,我的理解一直就是‘承担买方所应该承担的一切税、费’。”李先生告诉记者。

郑爽被偶遇

李先生在规定时间内将拍卖价款悉数缴纳,但近日,他在办理过户手续时发现,自己还需要为卖房子的一方成都某担保公司缴税近8万元。“经过税务机关核算,需要对方缴纳的税种包括增值税、城建税、附加税等,三套房屋算下来总共接近8万元。”为及时办理房屋过户手续,李先生只有先行代成都某担保公司缴纳了这近8万元的税费。随后,他向法院申请返还这笔钱,但被告知需要另行提起诉讼,诉请该担保公司返还税费。

那么究竟该如何承担司法拍卖房产中的税费?现有法律对此有无明确规定?法院“一刀切”的公告又是否合理合法?成都商报记者就此采访了诉讼法、税法领域的国内知名法学专家进行分析讨论。

税收具有强制性,不能违反税法,但实际在拍卖房屋或者二手房交易中,行业惯例多是由买方缴纳增值税、附加税等原本需要卖方承担的税种,严格来说,这并不符合税法的规定。但实践中,这种惯例做法为什么没被认定为违法以及被纠正呢?其实是卖方在出价时考虑了价格因素,通过让渡一部分房价,约定由买方承担所有税费来达成一致。表面上看,这似乎也和政府抑制房价上涨的政策合拍,逐渐成了灰色地带,没有被明确禁止。如果没有禁止性规定,通过买卖双方合意达成的约定,且没有影响到国家利益或无人追究,那就很难说这是错误的。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携夫人抵达美国。

系行业惯例属于灰色地带

仅在上文所述的自杀事件中,当事媒体便突破了不止一条伦理底线,不仅背离了新闻真实的基本原则,也违背了不伤害弱势群体、不夸大自杀事件等进阶原则,可谓是新闻伦理领域的反面典型。然而,恰恰是这样一则错漏百出的新闻,在令人应接不暇的信息洪流之中,成了舆论场上的“爆款”,这样的现象,无疑值得媒体行业充分反思。关于媒体违背新闻伦理的争议,远远不止这一起。

欧委会说,当天启动的调查涉及27个钢铁产品类别,原则上将于9个月内完成。如果结果显示有必要采取临时保护措施,欧盟将尽快行动。同时,欧委会也将进一步审查市场状况,并据此做好准备加以应对。

结局究竟如何?比赛见分晓。

古特雷斯在声明中表示,这是再次明显违反安理会决议的举动。朝鲜领导人必须全面遵守国际义务,同国际社会一道努力,解决朝鲜半岛悬而未决的问题。(央视记者 杨春)

税费由谁实际承担属于法院的自由裁量权

司法拍卖属于法院处置其查封、扣押、冻结的债务人财产的一种方法,与市场上的二手房买卖有很大区别。司法拍卖是一种司法行为,是法院在行使公权力,有权决定税费该由谁来实际承担等事项,这属于法院的自由裁量权。而税务机关只能核定应当缴多少税,表明法律规定的纳税主体分别是谁。因此,法院公告由买受人承担全部税费也是合法的。除非法院在拍卖前没有对此公示,没有告知税费的承担规定。

谭秋桂:作为竞拍方,我认为要对司法拍卖有正确的认识,它不同于平常的商事拍卖,而是一种司法行为。拍卖公告具有普遍约束力,既然参加了竞买,即表示认可了拍卖公告的内容。所以竞拍之前要考虑好,算好经济账。司法拍卖有价格上以及购买政策上的优势,同时也具有一些限制,竞买人应当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慎重决定。

网友热评:

李先生拍卖到的房屋

■本报特约记者 康 克 通讯员 何 睦 胡安平

在庭院中央,最显眼的建筑就是飞檐翘角的“燕子楼”。这一楼阁根据韩国顺天市的燕子楼缩小规模建造,呈现了韩国传统园林的代表性楼阁风貌,吸引了众多游人参观。楼阁下方的空间为来往的游人辟出了一片阴凉。拾级而上,平台上凉风习习,抬眼可见由多种色彩绘制而成的穹顶,众多游客选择登楼避暑休憩。

高云翔和董璇既是夫妻关系,又是生意伙伴。据“企查查”显示,董璇投资的公司共有6家,其中5家完全控股,高云翔投资的公司则有5家,其中3家完全控股。上述公司均为文化传媒类工作室、影视公司。其中,天津艺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由董璇控股90%,高云翔控股10%。上海唐墩影视有限公司则由高云翔100%控股,由董璇任监事。

苹果CEO蒂姆·库克在2019年首个交易日(周三)盘后致信投资者,调低第一财季业绩预期。

竞拍人要算好经济账呼吁税务机关作出禁止性规定

目前,李先生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成都某担保公司返还他代缴的近8万税费。

与法院执行员及卖方交涉无果,目前,李先生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案涉房屋的原所有人成都某担保公司返还他代缴的近8万税费。

肖建华(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教授):

在批发环节,由于偏远地区小卖部比较分散,厂家一般没有力量配送货物,所以劣质零食大多是通过批发商、批发市场流入小卖部,这需要各地监管部门严查批发市场内的劣质零食,以防止劣质零食流向农村小卖部。凡在批发、零售环节发现的不合格零食,都应该追查来源并严格依法处罚。

多地法院公告各不同

经询问于先生得知,原来,于先生家住在史各庄桥东的尚城小区,男童是4月6日晚上被送到沙河镇他的一个同学家的。7日下午4点多,男童的奶奶骑电动三轮车接男童回家时,男童不乐意回家,但在奶奶的再三哄劝下勉强回了家。可回家之后不久,男童就趁大人不注意跑了出去,还想去沙河去找同学一起玩。但因为不熟悉路线,在被发现之前,男童已经在史各庄桥周边道路徘徊了2个多小时。发现男童离家之后,他的家人非常着急,多方寻找无果之后也报了警。

编辑:RB011

战友臂膀透着浓情。(程雪力摄)

有让买方承担全部税费也有地区禁止“一刀切”

今天白天最高气温:浙北地区8到10℃;浙中地区11到13℃;浙南地区13到15℃。(浙江省气象服务中心)

施政文(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

李先生拍卖到的房屋

今年2月27日,李先生通过司法拍卖,拍得位于成都市青羊区西御街的三套房屋,成交价为361.024万元。根据法院的《拍卖公告》显示,此三套房屋共计面积约350平方米,起拍价为303.024万元,保证金为31万元,买受人需在3月19日15时前将拍卖余款缴入法院指定账户。

9月21日,中通、韵达纷纷发布消息,称将调整部分地区快递费用。中通表示,从2018年10月1日起启动快递费用调节机制,调整全国到上海地区的快递费用。韵达方面称,为缓解派送压力,将全国各网点到达上海地区的快件派费上调0.5元/票。其他地区的快递费用调整时间另行告知。

百丽国际针对业绩下滑的解释是,消费者对鞋品类需求急剧变化,追求性价比、个性化、便利性。而日益蓬勃发展的电商,更是对其造成巨大威胁。

我认为,法院选择让买受人承担全部的税费,可能出于两种考虑,首先是司法拍卖的性质,它不同于一般的商事拍卖,司法拍卖首先保护的是债权人合法权益,让债权人的权益能够得到充分实现。其次,避免因出让方不负担税费,导致其与买受人之间出现新的矛盾纠纷。

拍卖得到三套房

国事访问是最高规格的访问。此次来华出席峰会的非洲国家元首有数十位,但像瓦塔拉、比奥总统一样同时应邀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并不太多。

论及对中国革命的性质及其价值的判断,近代中国的一个显著且重要的国情,即近代中国随着西方列强侵略而逐渐沉沦,呈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面貌。此属研判中国近代历史的基石。离开近代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基本国情谈论历史,无论是所谓的告别革命论、近代化运动或曰现代化运动均无从谈起。

吃完年夜饭,工人们走进隧道,又开始了夜班的工作。这些天来,我们一直在这儿蹲点采访,记录下他们在零点后的故事。

2013年12月11日,曾波驾驶两轮摩托车从青白江区大弯镇方向沿华金大道非机动车道向城厢镇方向行驶,行至青白江区大同镇华金大道大同路时,与黄飞驾驶的小轿车相撞。

“去年遇到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她第一次独自坐车很紧张,我就蹲下来耐心和她聊天。到了上海站,我给她爸爸打电话,亲手把她送到亲人面前。”章睿说。

今年2月,从上海回成都发展的李先生通过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以约361万元的价格拍到了成都一法院公开拍卖的三套房屋。后通过税务机关核算税费,发现卖方需要承担的税费约8万元。为办理过户手续,李先生便代替卖方垫付缴纳了此部分税费。随后,他向法院申请返还这笔钱时,却被告知需要另行提起诉讼。因为在法院此前的《拍卖公告》中已经写明,过户登记所涉及的一切税、费均由买受人承担。

时间是世界赋予我们最公平的资源,注意力是我们能调控的唯一资源,那个下属却把这两种资源都放在了最没意义的心理活动 —— 纠结。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二十二条之规定,季女士因涉嫌偷越国(边)境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4月8日,东风日产在上海发布了全新逍客,并公布了官方指导价。其中,智享版、豪华版及旗舰版的售价分别为15.49万元、16.88万元、18.59万元。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赵瑜摄影报道

李先生拍卖到的房屋

谭秋桂(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教授):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网拍规定》)第30条,因网络司法拍卖本身形成的税费,应当依照相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由相应主体承担;没有规定或者规定不明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法律原则和案件实际情况确定税费承担的相关主体、数额。

记者查询各地不同法院的司法拍卖公告发现,不同地区、不同法院,对房产办理过户产生税费承担问题的公告规定也各不相同。主要有两种类型,一是买卖双方所涉及的一切税、费均由买受人承担,二是交易双方按照税法规定各自缴纳相应的税费。

肖建华:法院如此公告,遵从了商业交易的习惯,便于双方促成交易,也契合房产的市场价格,侧面也是保护了债权人利益。但我们仍然希望法院能够严格依照税法规定,在法律、行政法规对税费负担主体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明确由相应主体承担。同时呼吁税务机关作出禁止性规定,进一步规范司法拍卖交易双方的纳税义务。

李先生表示,在拍卖之前,他看了这个公告,但他的理解是各缴各的税,而非由他承担全部税费。“这里的‘一切税、费’并没有说清楚是否包含卖方的一切税、费,那我的理解一直就是‘承担买方所应该承担的一切税、费’。更何况,如果我作为买方替卖方缴税,那不就违法了吗?”